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合肥 | 交通 | 民生 | 综合信息 | 中考 | 高考 | 职业教育 | 双好宣传 |
搜索
热搜: 合肥六中
乐人网 首页 教育 方略 查看内容

张显峰:“中国式教改” 改错了什么?

2016-12-14 14: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79| 评论: 0

摘要: 本文节选自《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经东方出版社授权发布关于教育,有一个妇孺皆知的提法,叫“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然而,从舆论表现来看,人民似乎总是对教育不满意。在山沟里教学点上学的不满意,在北京上 ...

本文节选自《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经东方出版社授权发布

关于教育,有一个妇孺皆知的提法,叫“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然而,从舆论表现来看,人民似乎总是对教育不满意。在山沟里教学点上学的不满意,在北京上名校的也不满意,甚至后者的不满意程度更高一点;过去的单位里能有几个大学生就不错了,现在的单位里博士、硕士遍地,用人单位还是不满意;过去没有那么多课外班、培训机构、教育理念,大家不焦虑,现在这种学校之外的学习机会越来越多、新理念层出不穷,大家焦虑了。为什么?这恐怕是我们思考教育供给侧改革如何破冰攻坚的现实基点。

五个变量:要跳出教育看教育

理性地看今天教育领域所面对的种种困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教育改革和发展跟不上社会变革的步子。今天的教育改革发展,早已和社会互相交融,想象中的象牙塔不在了。社会对教育变革的诉求,社会与教育的交锋,也几乎是白热的。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点。所以教育的供给侧改革,需要跳出教育看教育,跳出教育改教育,深化综合改革,才可能逼近“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愿景。

跳出教育看教育,看什么?至少要看到五个变量。

一是供求关系。教育的供求关系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过去是教育供给什么,老百姓就接受什么,而且教育供给带来的改变几乎是可预期的,只要孩子足够优秀,一路升学,一直升到大学,整个家庭的命运都可能因此改变;但现在情况变了,教育选择越来越多,老百姓的需求也变了,教育结果也越来越不确定,供给和需求之间不再是线性对应关系,而是多元化的相互结构关系,那么评价供给的标准也就变了。

二是发展环境。今天的社会发展环境处在急剧变革中,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领域都已经和世界握手,站上了国际舞台,老百姓对教育的选择已经放到世界视野中,对教育的审视也是世界坐标,对教育的质量要求也是世界标准,国内教育的有效供给不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老百姓就会用脚投票。这就对供给的结构、数量和质量都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

三是资源条件。教育财政支出占GDP 的比例实现了4% 的目标,而且这几年随着GDP 总量在增长,资金盘子越来越大,然而城乡之间、区域之间的差距仍很大,虽然国家这些年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均衡的政策,但由于资源条件的差异,补短板的任务仍很艰巨。而且随着城镇化速度的加快,这种差距导致的供给和需求关系处在一种不确定之中,比如城镇的“大班额”和乡村的“麻雀校”,也不是此消彼长的线性关系。资源条件导致的最大供给难题是教师,教育的差距归根结底在教师,城市里择校那么热,择的是学校里的大楼和设备吗?不是,而是教师。那么在资源条件差距甚远的情况下,如何解决优质教师资源的供给,这是教育供给侧改革必须下力气啃的硬骨头。

四是评价标准。供求关系变了、竞争环境变了、资源条件变了,相应的,社会评价标准也变了,变得多元化、个性化、差异化,因此教育的供给侧改革必须考虑如何满足多元、个性、差异化的社会需求。

五是舆论环境。改革最难的是共识。今天的媒体环境下,社会舆论广泛、深入地介入教育活动,使得任何一件事情的推动都掺入了舆论变量,如果没有有效的宣传、阐释和动员,贸然推动改革,只会事倍功半,甚至功亏一篑。良好的舆论空间是教育改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以说是软性的硬约束,教育供给侧改革慢不得也急不得,要在家长、学生、教师、校长、局长,家庭、社会、学校、部门、政府之间形成互相理解的舆论氛围和多方协调的教育合力,改革才可能事半功倍。所以,改革者的舆情研判能力、应对能力,也是改革的题中之意。

回归育人的本来,教育也就回归了本真

教育供给侧改革要从教育发展面对的急迫问题和老百姓反映强烈的问题入手,回到操作层面来解决实际需求。在具体操作中,常常会发现很多问题是既对立又统一的矛盾体,因此必须从方法论的高度,辩证地处理好一些核心的关系。

一是数量和质量的关系。量变是质变的前提。改革开放30 多年来, 我国全面实现了免费9 年义务教育, 高中入学率从20% 提高到87%, 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从3% 提高到40%。正是教育在量上的快速发展, 我国才实现了从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大国的转变, 现在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教育规模、最大数量的高校在校生。然而从义务教育年限、升学率等指标看,与发达国家甚至中高收入国家仍有差距,量的供给仍需进一步提升,没有数量就没有质量。

二是公平和效率的关系。一定要看到,教育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和经济领域是不同的,经济领域供给侧改革遵循的是经济逻辑,必须按照经济规律办事,而教育则要遵循教育逻辑,按教育规律办事。比如,前者要求降成本,效率优先,而后者则不一定,在农村边远山区即使只有一个孩子入学,也要保证其学校照常运转,不能剥夺孩子受教育的权利,公平是教育发展的主题,要具体到每一个个体,每一个问题上来。教育的机会公平必须先于效率,特别是基础教育,必须坚持公平优先的发展原则,最终落脚到有质量、有效率的公平上来,因此教育供给侧改革要在公平的前提下,通过教育均衡的有序推进和新技术的有效应用,不断提高供给效率和教育质量。

三是基层和顶层的关系。改革既要有顶层设计,也要有基层首创,特别是在操作层面,不能搞“俄罗斯套娃”。国家战略层面要明目标、定标准、划底线,分清哪些是综合改革,哪些是专项改革,特别是教育综合改革要从体制上、从顶层设计开始打破教育部门一家单兵突进的格局,有总的任务,有责任分工。在顶层设计之下,再分部门、分区域、分专项、分阶段研究宏观需求、设计改革路径,具体实施要给基层充分自主权,给责任主体充分自主权。

教育的终极使命是立德树人,我们不仅要培养“更多更好能够满足党、国家、人民、时代需要的人才”,更要通过教育引导人们做“心灵纯洁、人格健全、品德高尚的人”和“有文化修养、有人文关怀、有责任担当的人”。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无论是认识论还是方法论,最终要回答的一定是这个根本问题。当教育超越了选材的工具使命,回归育人的本来,教育也就回归了本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