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合肥 | 交通 | 民生 | 综合信息 | 中考 | 高考 | 职业教育 | 双好宣传 |
搜索
热搜: 合肥六中
乐人网 首页 财经 查看内容

海底捞资本局:张勇如何从小老板登上福布斯富豪榜

2017-9-2 15: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7| 评论: 0

摘要: “单位有上级,回宿舍有舍长”,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为“海底捞”)一员工对记者称,在门店附近海底捞租房子给她当宿舍,上下铺八人间,“舍长会要求什么东西不能放在床头、被子要叠成方块、每天要洗衣 ...

“单位有上级,回宿舍有舍长”,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为“海底捞”)一员工对记者称,在门店附近海底捞租房子给她当宿舍,上下铺八人间,“舍长会要求什么东西不能放在床头、被子要叠成方块、每天要洗衣服”。她在海底捞已经干了五年。

今年四月,当张勇以海底捞董事长的身份,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讲述的是:如何把KPI去掉管理海底捞,但几个月后,海底捞北京劲松店和太阳宫店两家门店被曝光后厨出现老鼠爬窜、餐具清洗不到位等严重隐患。

张勇已经从几张桌子的小老板成为海底捞帝国的国王,2015年海底捞集团的收入为50.8亿元。张勇旗下资产横跨餐饮、娱乐、教育、投资,并登上福布斯富豪榜。海底捞集团的帝国版图包括颐海国际、新三板公司优鼎优、供应链蜀海微海餐饮管理培训公司、蜀韵东方装修公司等,并且张勇是云锋股权投资中心、海悦投资、海景林羲域投资中心的间接出资人之一,这些公司的关联方有腾讯商业、巨人网络科大讯飞、韩都衣舍等公司,海底捞还作为股东出现在和邦股份的招股书上。

拆分上市 关联错综

简阳市政府网站2012年3月一则消息显示,海底捞已进入上市辅导期。四川证监局网站上辅导企业信息最早可追溯到2014年,记者并未查询到海底捞辅导信息。

可以确定的是,海底捞尚未进入IPO审核流程,但其逐渐培育颐海国际(1579.HK)、优鼎优(871375.OC)已经登陆资本市场。2016年其独家底料供应商颐海国际在香港上市,2017年其培育的冒菜品牌优鼎优登陆新三板。这两家公司与海底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05年,海底捞成立成都分公司,次年第一条火锅底料生产线在成都运营,供应海底捞,由此发展出颐海国际,主营产品是火锅底料和火锅蘸料等。为了支持颐海国际发展,海底捞允许其永久免特许使用海底捞商标。

海底捞创始人张勇是颐海国际的最大股东,任职非执行董事。海底捞是颐海国际的关联方加大客户。

2017年上半年,颐海国际向海底捞出售的火锅底料售价为每公斤28.2元,而对第三方的售价为31.6元,导致火锅底料业务对海底捞销售的毛利率为28%,对第三方为54%,几乎为海底捞的两倍。对此,颐海国际解释称,对海底捞这一大客户的定价法是成本加成,主要是因为向海底捞销售无需包装成本和销售经销开支。

截至2013年至2015年度,向海底捞的销售分别占颐海国际的总收入的57.2%、55.6%及54.0%,均在一半以上。尽管颐海国际想要降低海底捞对其影响,2017年上半年收入6.31亿元人民币,其中向海底捞的销售收入为4.35亿元,海底捞这一关联方的销售收入占颐海国际上半年总收入的69%,海底捞对其影响不减反增。

除了商标和销售方面,海底捞旗下的蜀海供应链还为颐海国际服务,颐海国际将其商品提供给蜀海供应链,再由蜀海供应链提供到餐饮企业。

蜀海供应链成立于2014年,是静远投资的间接非全资附属公司。而静远投资是颐海国际董事长苟轶群同是蜀海供应链公司董事长。2014年蜀海供应链收入为4240万元,2015年为1.45亿元。

另外,颐海国际在成都有一处9000多平方米的仓库和生产设施,属于海底捞。2013年仓储服务费费用为0,2014年为70万元,2015年则增为280万元。

张勇的弟弟张硕轶中间加入新三板挂牌公司优鼎优,优鼎优实际控制人从无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施永宏、李海燕夫妇,再变更为张硕轶。来自优鼎优公转书的董事长介绍:张硕轶1973年出生,曾任海底捞上海片区经理、老豆瓣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等职位。

而优鼎优则成立于2012年,由苟轶群(颐海国际董事长)、杨利娟(海底捞总经理)、袁华强(海底捞董事)共同以货币方式出资设立,持股比例均在30%左右,基本三分,均不足以对股东会决议产生重大影响,且任何两方之间未签订一致行动协议,所以优鼎优第一阶段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2014年,与张勇一同创立海底捞的早期合伙人施永宏和李海燕向优鼎优增资,两人合计持有公司63.82%股权,因两人为夫妻关系,所以施永宏、李海燕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施永宏是海底捞的董事,李海燕是海底捞的监事会主席。

2014年底,李海燕与张硕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李海燕向张硕轶转让优鼎优有限1%股权,对应的出资额为4.4万元。李海燕替代持张硕轶股份,主要因为优鼎优经营状况一直不佳,因此想引入张硕轶作为管理层,并对其进行激励。但张硕轶不是优鼎优的初始股东,公转说明书(下称为“公转书”)解释称,如后续有股权比例调整或欲退出公司等情况更改,可以简化操作流程,因此当时未变更工商手续。2016年,李海燕代张硕轶增资16.0395万元,仍未办理工商登记程序。

2015年7月,张硕轶成为优鼎优执行董事、总经理,2016年7月担任公司董事长。

到2017年4月,优鼎优挂牌时,静海优鼎持有公司45.90%股权,珠海高瓴持有公司44.10%股权,优鼎壹号持有公司10.00%股权,因静海优鼎所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足以对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故认定静海优鼎为控股股东。而张硕轶担任静海优鼎、优鼎壹号执行事务合伙人,合计控制公司55.90%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张硕轶是以一万元成为静海优鼎、优鼎壹号的股东。静海优鼎和优鼎壹号的最大股东是简阳市静海投资有限公司,张硕轶的兄长张勇及其妻子舒萍持有简阳市静远投资有限公司68%股权。

海底捞曝出老鼠门之前,优鼎优已经关闭了西安莲湖太奥广场店、深圳海心汇福园店2家直营门店,主因环保问题。优鼎优目前还处于亏损状态。

海底捞还会帮旗下公司代垫资金。2014年度、2015年度,海底捞为颐海国际代垫了千万元资金。

海底捞集团的股权逐渐集中在张勇手里。

施永宏和李海燕是张勇的创业早期伙伴。2007年,张勇在让施永宏下岗的同时,还以原始出资额的价格,从施永宏夫妇的手中购买了18%的股权,张勇夫妇成了海底捞68%(超过三分之二)的绝对控股股东。

来自财经网的报道,施永宏当时称:“不同意能怎么办,一直是他(张勇)说了算……后来我想通了,股份虽然少了,赚钱却多了,同时也清闲了。还有他是大股东,对公司就会更操心,公司会发展得更好。”

张勇后来引入的管理者,包括杨丽娟、苟轶群等都在海底捞占股比例为0.1%。

张勇旗下

海底捞作为股东还出现在上市公司和邦股份(603077.SZ)的招股书中。和邦股份在2010年底进行增资扩股引进8名机构投资者。其中,海底捞认购200万股,耗资1000万元,占和邦股份未上市前总股份的0.57%,为第8大股东。

2012年,张勇还是宏图物流的第二大股东,持有9%的股份,后将股份转让给张硕轶。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为物流服务的管理、互联网物流平台,2015年登陆新三板。

海底捞全资设立的上海海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了上海景林羲域投资中心,景林羲域还投资过辣妈帮科技、韩都衣舍、虎扑等公司。

张勇和海底捞的投资伙伴中,也不乏行业巨头。

2016年12月,用友与海底捞集团旗下的上海海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起成立红火台餐饮云服务有限公司,主要做餐饮企业信息化与互联网餐饮服务,张勇担任副董事长。

海悦投资也是安徽讯飞至悦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持有41.3%的股份,讯飞智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另外的51.7%,讯飞智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科大讯飞的全资子公司。

另外,腾讯商业、巨人投资、虞锋等重量级股东成立的上海云锋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海底捞也是大股东之一。上海云锋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委派代表虞锋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在海底捞底料公司颐海国际冲刺IPO时,马云旗下云峰基金(上海云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股6%。

张勇、舒萍持股68%的静远投资持有简阳市天一商贸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后者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成都海途教育在2016年11月注册成立,舒萍为董事,业务范围包括出国留学中介服务,中小学的语文、数学、外语、美术、钢琴、舞蹈的课外辅导等。

静远投资的另一家全资子公司简阳市静海投资,还控股了简阳市悦海游乐,这家公司是海底捞集团投资创立的室内游乐场品牌,集合大型机械游乐、电玩动漫、多种DIY体验项目、亲子活动、儿童餐饮休闲、儿童配套服务等为一体。

在商业地产领域,几年前也有海底捞要进军的声音。简阳市人民政府2016年3月发布的消息称,“我市重点项目之一的海底捞总部经济及中央商务区项目,于2013年8月开始动工建设,目前主体结构已经全部完工,已进入全面装修阶段。”

老鼠门事件

老鼠门事件后,海底捞董事长助理叶鹏、海底捞华北区总经理杨立均对记者称,正在积极落实整改,并称落实整改的结果将由集团统一发出。然而涉事门店之一的劲松店在8月30日仍大门紧密,内无员工。

记者在海底捞三里屯店看到,海底捞厨房门口贴出的《清洁工具清洗消毒流程》《员工行为规范》生效日期是8月25日、8月26日,正好是老鼠门事件当天和第二天。

记者探访海底捞北京门店时,服务员称工资受翻台率影响,一套餐具提成为2.9元,人多可能月工资超6000元,人少就5000元。

8月29日晚记者在三里屯门店看到,晚上九点多店内存在空桌若干,服务员称“前一天是七夕没感觉人流减少,今天特别明显,一般不会有空桌”。

国浩律所的史吉昌律师对记者称,此次食品卫生安全事件,可能对海底捞IPO进程造成一系列不良影响。首先,此次事件暴露出企业对加盟连锁店管理缺失,内部控制制度混乱;其次,此次事件有可能引发消费者权益诉讼与公益诉讼;再次,部分连锁店因食品卫生、安全问题,可能会受到行业主管部门的行政处罚;最后,此次事件严重影响海底捞的商业信誉,影响其持续盈利能力。以上种种情形,均为IPO进程中的重大法律障碍。

海底捞董事长助理叶鹏对记者称:“我们一直有IPO的打算,在等合适的时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