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合肥 | 交通 | 民生 | 综合信息 | 中考 | 高考 | 职业教育 | 双好宣传 |
搜索
热搜: 合肥六中
乐人网 首页 财经 人物 查看内容

华信入股俄油后叶简明发声:绝不能重蹈胡雪岩的覆辙

2017-10-3 12: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2| 评论: 0

摘要:   “盛夏”与“严冬”仅一步之遥  中国华信  华信入股俄油经国外媒体公布出来,把我们列入国际能源十强,我们成为了焦点。十几年努力终于见到丰硕的成果,感觉到骄傲自豪,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今天不是来和大 ...

  “盛夏”与“严冬”仅一步之遥

  中国华信

  华信入股俄油经国外媒体公布出来,把我们列入国际能源十强,我们成为了焦点。十几年努力终于见到丰硕的成果,感觉到骄傲自豪,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今天不是来和大家庆功,而是来警告失败的。因为你成为焦点,就意味着你的每一个言行都会被放大,特别是缺点和不足,你不知不觉中就把人得罪光了;上到山顶可以登高望远,却也意味着向上你已经无路可走,三面可能都是悬崖,一失足会成千古恨。如果山顶正处于严冬之中,你一旦迟钝很快被冻僵,成为失败的标本。入股俄油让华信的发展步入“盛夏”,大家现在的心情也如同“盛夏”,其实整个传统油气业的“严冬”已经到来,这时候是最危险的。

  俄油项目是中国华信近几年来最大的一笔投资,也是目前中国对俄罗斯最大的一笔投资,影响很大。我们做了很多事,完成了项目第一阶段的工作,取得了初步的成绩,整个过程非常快,也非常精准,其实背后也经历了不少的艰辛。当前媒体、各级政府、金融机构、学术界等各方面对我们俄油这个项目都很关心、关注,比如现在中外媒体都很关注这个项目,像美国《纽约时报》在内的所有大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评价都很正面。一件事能不能做成要看你有没有足够的能量,如果走的是正道,就会有这个能量,事情就一定能成。

  但是,如果我们骄傲自满,好事就会变成坏事,就像李自成打到北京去,成功了,他这个点力量很大,但是因为他的思想意识没跟上,新阶段的战略管控没跟上,很快在山海关惨败,而且一败再败,再无翻身之日。我们今天这件事做得这么大,要有这个意识,不要给别人一种误导,认为俄油这件事做好我们就成功了,就可以躺在功劳簿上享受,那就坏了,整个事态立即会发生变化,事态的方向如果转变了,事物的发展就是无力的。毛泽东就非常警惕李自成式的失败,在抗战在胜利的时候,就强调我们不学李自成;在解放战争快胜利,要进北京城,多次提醒队伍是“进京赶考”,务必保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艰苦朴素的作风。这才能很快放下解放战争胜利的包袱,直接转入更艰苦卓绝的抗美援朝战争,最终奠定了新中国的长青基业。

  古人有句话讲得好,叫“委曲求全”,圆满的东西都不是直来直去的,这样才能求全,不然不可能圆满。从辩证法讲,“有人说好,就有人说坏”,这是一定的,如果别人都说你好,你肯定也是有问题的。当你誉满天下的时候,也是你要身败名裂的时候,历来都是这样。华信作为一家企业发展到今天,属于跨国公司发展的哪个阶段,这个定位是很重要的,也就是我们对自身的认识,就像《易经》讲的一样,是到了九四阶段还是九五阶段,如果是九五阶段,那就要收。如果是到了九四阶段,也有可能像李自成一样,兵败如山倒。所有的事情都在势,势是好的做什么都是对的,如果势是不对的,做什么都很麻烦。当然即便你有这个势,但是如果掌控不好,反而会变成坏事。华信通过俄油这件事,已经在能源界接近全世界十强的行列。

  自古讲“名副其实”,“实”要如何做来配“名”,要做到德能配位,如果失德,就会变成名不副实。如果大家以为很成功了,洋洋自喜,骄傲得很,都想用华信这个品牌去做个人的事情,把这个品牌变成在外宣扬招摇的工具,那这个平台很快就会解体。现在华信最可能缺少的三个“德”,就像山顶的“三面悬崖”,每一个都是致命的,我们要非常清醒,不仅要把本来具有的守住,更要补起来,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度过华信这个战略上最危险的时期。

  第一、骄傲自大,忘乎所以,不能摆正华信与国家、华信与商业伙伴、华信与国外朋友的关系,就会重蹈胡雪岩的覆辙。

  华信收购俄油股份这件事,对华信的发展的确是一个里程碑,现在还只是签约,收购还没有最后完成,可不少华信人已经开始弥漫着一种骄傲自大,甚至忘乎所以的情绪,觉得华信人了不起了,一飞冲天了,干成了不可思议的大事;或者看别人的企业,看合作伙伴开始居高临下;甚至觉得为国家做了件大事,应该记一功。这是非常危险的,一只脚已经站到了悬崖边!一个骄傲的人,结果总是在骄傲里毁灭了自己,企业也是同样道理!

  不要说现在收购俄油股份只是签约,即便是最后完成了,我们也要非常冷静、客观、理性地看待这个事,绝不可贪天之功。我认为,华信如果最后参股俄油成功,有七分是有赖于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大势;两分是华信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敏锐,主动走出去服务国家能源战略的的初心,不惜代价践行“一带一路”的决心;一分是过去十几年华信民间公共外交积累的全球人脉,华信在能源领域以光明正道积累的商誉以及华信人为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奋斗。

  “一带一路”是构建中国未来发展战略出路的重要部分,要解决几个大问题,比如中国过剩产能走出去、中国需要的战略资源引进来、通过“一带一路”的经贸纽带,中国建立更广泛友好的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其中一个很迫切的目的是确保中国能源安全,特别是石油天然气供应安全,这是中国过去最大的战略软肋之一。华信是做石油天然气的,理所应当要当仁不让,要为国家分忧,要为人民服务,全力以赴地去践行“一带一路”,通过我们的努力来推动“一带一路”落实并获得成效。

  要确保中国的石油天然气供应,俄罗斯和中亚显然最优先方向,它们的石油直接可以通过陆路运入中国,不会被波斯湾、马六甲海峡卡住脖子,是油气供应最安全的来源。过去中俄虽然不断战略靠近,油气资源合作增多,但是油气是俄罗斯的核心战略资源,俄油又是俄罗斯首屈一指的油气企业,不会轻易让别国资本入股。不过,2014年后俄罗斯遭到美国和西方堵截后,国际石油价格又大跌,俄罗斯经济很困难,他们要打破西方封锁,就确定了一个重要的战略,就是重要国企的“国际化”,这可以说是俄罗斯版的“混合所有制”,就是要通过各国财团的资本纽带,与其它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关系。同时,它也希望参股的是民营企业,以便让俄油这样的传统国有企业更具活力。当然前提和中国国企的混合所有制一样,俄罗斯国资仍然要控股。简单地说,中国华信能够入股俄油,是中国“一带一路”能源安全战略与俄罗斯“国际化”突围战略的结合,这两个战略缺一不可。没有这样的中俄大战略对接的机遇,没有国家相关各部委的大力支持,华信绝不可能入股俄油成功。所以,我说华信入股俄油七分是国家战略大势。

  两分是华信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敏锐,主动走出去服务国家能源战略的的初心,不惜代价践行“一带一路”的决心。一个事情能不能成为基业长青,要看到底是为个人,还是为国家。如果你为个人,你肯定走不远。就像一代商人胡雪岩,前半身为国家服务,做了很多贡献,最大贡献就是帮助收复新疆。左宗堂没钱,胡雪岩自己承担利息贷款,买武器给左宗堂。这个钱左宗堂会不会还,他根本不知道,清政府拿不出钱,所以他的战略非常清楚,先服务国家。可赚了钱以后,他就耍大牌了,想要黄马褂。他就囤货,全国蚕丝都被他囤积了,而且三年都不卖,因为当时最紧俏的就是蚕丝。为了个人名和利,把为国家服务丢到了一边,所以他必死无疑。华信以获取海外资源为战略,始终坚持为国家服务,所以一切布局,都会以国家利益为重,这个初心永远不能变,要一以贯之。

  诚然,也有一分是过去十几年华信民间公共外交积累的人脉、华信在能源领域光明正道积累的商誉以及华信人为践行“一带一路”战略的持续奋斗。过去十几年来华信在公共外交方面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仅投入扶持国内外各种智库就数以十亿元计,跟各国高层,乃至元首不断增加交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人不理解,包括很多华信人,觉得这是好高骛远,不切实际。可是这些人脉资源今天发挥作用了,见到成效了,大家看懂了。

  此外,华信在能源领域光明正道积累的商誉、华信人为践行“一带一路”战略的持续努力奋斗也必不可少。别人以前总觉得华信神秘,但我们自己清楚,我们的发展史非常简单,正道光明。我学校毕业出来,给家族做事,个人已经打下了一定的基础。1999年到香港去,回来以后在福州找了几个合伙人,2000年设立了进出口公司,2005年设立了金融投资公司福建华信控股,2006年开始涉足能源。华航拍卖是我们第一个大机遇。这里有远华事件之后的这么一个大背景,但本身跟远华没有关系。华航是国有企业,属于福建省轮船集团,是交通厅的下属企业,在华夏拍卖行公开拍卖,我们摘了牌。虽然最后没有拍成功,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涉足了石油,吸纳了最初的一批石油行业的人才,所以成立了华信石油公司,2008年到上海来,成立了上海华信能源,开始进入石油领域。

  我们从公司一建立就提出要贸易带动经济,经济带动人才,以人才为本进行能源产业性的投资,产融结合地做国际投行。第一轮发展主要从事化工品国际贸易,每年进口额有一、两百亿,几十亿的税。第二阶段转向原油的国际贸易,目的是通过国际贸易来发展终端。第三阶段为了避免与国内国企、央企竞争,避免落入“官商结合”的黑洞,我们在欧洲控制终端,再和国内市场进行互动,在国内做石油储备,并通过金融手段来服务这些终端,之后就是获取上游资源。后来,我们上游有了一定实力和品牌影响,除了油气资源,中国华信又配合“一带一路”在上游去获取高端技术、高端品牌、智能装备等。我们就是主营就是能源加金融,平台加功能,采用战略财务管控加合伙机制,整个终端的新经济体都是合伙的,这些都是非常清楚的。

  我们走的是光明正道,把信用看成华信的命根子——“华夏魂、信用本”,这样我们在跟各国官员、各国商人、各跨国公司合作时,他们才会认可我们,信任我们。这次俄油股份不是直接从俄罗斯拿到的,而是国际资源巨头嘉能可与卡塔尔投资局转让给我们的。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华信的实力和商誉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和信任;二是它们是传统能源企业,过去的历史包袱很重,又是上市公司,压力很大,而华信收购油气资源主要在2015年之后,是在国际石油价格大跌之后,我们没有历史包袱,是国际上为数不多有能力接盘的能源公司,他们亏了几亿美元转给我们。同时,我们也因此获得了欧洲银行的贷款。可见,如果我们没有过去积累的国际人脉和商誉,没有对中俄战略的深刻理解和精准把握,没有果断决策和有力行动,中国华信是不可能把握这次机会的。

  实事求是地说,中国华信入股俄油,本质上是中俄战略伙伴关系深化的重要一步,由于我们准备的比较早、比较到位,这个任务落在我们肩上。不是我们比三大油多厉害,三大油从实力和能力上都能承担下来。主要因为俄罗斯方面要在实现“国际化”突围的同时,也想通过引入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以激活俄油,使其增强活力,能够应对正在来临的国际能源革命。

  所以我们绝不能贪天之功,绝不能因此自高自大,要继续摆正华信与国家、华信与商业伙伴、华信与国外朋友的关系,绝不能重蹈胡雪岩的覆辙!

  第二,功成名就、盲目乐观,不知传统油气产业的大危机、大寒冬将至,不能未雨绸缪,尽快找到、布局、实施传统油气资源的战略新生的路径和方法。现在的“资产”成为未来难以负荷的“包袱”。

  可能有华信人想问,既然收购俄油新增这么多压力,既然高处不胜寒,我们为什么还要收购俄油股份呢?坦率地讲,面对入股俄油这样的机会,从华信既定发展战略来讲,这是华信获取上游资源,成为国际顶级油气公司的唯一和最后机会;从服从、服务于国家能源安全需要来讲,我们也必须当仁不让,决不能推脱。然而,我们也要头脑非常冷静、非常理性!如果我们志得意满在这个传统油气业的山顶上,徜徉在这个传统油气能源大危机的悬崖边,很可能成为最大的陷阱,最凶险的绝境!

  我们要非常清醒地看到,为什么俄罗斯要卖俄油的股份?为什么嘉能可和卡塔尔要放弃俄油的股份?因为这是在俄罗斯最困难的时期,也是国际油气价格大跌之后,这个入股价格还是非常实惠的,是三年前绝对不可能想象的。也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传统石油天然气能源正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面对新能源大变革、大挑战!他们转型的历史包袱太重,背不起了,所以要断臂救生。而我们为什么接呢?一则国家能源安全战略需要,中国石油(7.990-0.01,-0.12%)天然气利用还有空间,二是我们没有历史包袱,还有回旋空间。

  现在国际能源的大方向已经非常清晰了,就是会转向自动驾驶电池车的主流方向,这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必然,也是地球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的大好事。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已经确定了淘汰传统油气汽车的时间表,比如荷兰、挪威的2025年,德国、印度的2030年,法国、英国的2040年,中国也在制定淘汰燃油车的时间表。各国都在竞争,谁落后谁就会被淘汰。这对传统油气企业是个巨大的挑战,毕竟过去石油天然气及石化产业,主要是提供汽柴油作为汽车动力。将来汽车的直接驱动力要变成电池了。

  那么,是不是石油天然气就没用了呢?是不是华信收购的这些油气资源会变成包袱呢?当然不是,石油天然气可以发电,特别是天然气污染少,比煤炭发电环保的多,按照未来更多种类能源进入市场、石油天然气总体供大于求的基本面,石油长期价格可能低于30美元/桶,石油天然气发电还是有一定优势的。那么,我们就需要按天然气主要用于发电,石油主要用于生产化工产品来构想未来的油气产业链。比如建设天然气发电厂、跨国的智能低耗电网、电动车充电站等。华信油气产业的各部门、各机构都要来深入研究,都要设立专门的研究机构、专门的研究人员,要聘请这方面的专家,进而确保华信在这个方向上的领先能力。

  加上俄油的4200万吨权益,我们现在原油在阿布扎比1300多万吨权益,再加上乍得、哈萨克斯坦,总共超过了8000万吨原油权益,已经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石油权益之一了。要未雨绸缪,尽快找到、布局、实施传统油气资源的战略新生的路径和方法。不能坐等“资产”成为未来难以负荷的“包袱”,而要让它们成为财富,掌握油气行业“战略新生”的先机,甚至成为领导者。

  所以现在绝不能躺在“功劳簿”上,更不能躺在严寒的山顶,我们一旦懈怠,一旦懒散,一旦躺在,很可能就再也站不起来了,会被冻僵冻死在山顶!

  第三、固步自封、官僚主义,对于已经扑面而来的新能源革命缺乏敏感,无动于衷,甚至成为既得利益的阻力。结果貌似成为油气产业的赢家,却彻底输掉了新能源的未来,很容易重蹈柯达的覆辙。

  如果说第二个悬崖说的是油气能源大危机,如何进行“油气新生”战略的自救,还是属于传统能源范畴的话。华信还同时面临着未来新的更大挑战,这就是真正的新能源。

  随着未来电池车的普及和发展,过去能源的不同产品壁垒被打破了,以后能源的基本供给形态都是电能了,不管是石油天然气、煤炭、太阳能(6.1000.060.99%)、生物能、风能等等都会转化为电能。因此,现在以石油天然气为主的华信,必须研究所有主要的能源品种,要研究煤炭、太阳能、生物能发电的优劣势,哪些技术会对石油天然气产生威胁,有什么可以与油气互补,或者说石油天然气也可以借鉴的。比如说,最近十五部委出台政策要求生物质乙醇汽油2020年全覆盖、现在一些煤化气、煤化乙醇大项目,将来对石油天然气会有什么影响?

  特别要高度重视的是可燃冰开发和氢核聚变发电。对着两个重大技术,我们不能觉得那是遥不可及的事,现在考虑太多是杞人忧天。俗话说的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今年5月,中国首次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可燃冰)试采成功,在南海连续开采60天。这为在2030年前进行商业开发打下基础。可燃冰储量巨大,现在人类能源还是石油天然气的天下,但10年后有没有可能是可燃冰的天下?

  氢核聚变则是人类的终极能源,它用海水里提取的氘和氚做原料,可以释放出巨量能源,而且非常安全、非常环保,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哪个国家、哪个企业在氢核聚变能源竞争中获胜,必定具备未来领导力,即使只是分一小杯羹,也将是巨大的财富。在绝大多数人印象中,氢核聚变是未来科幻的能源,其实它离我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遥远。我们做能源的不能不高度关注,深入研究,乃至参与进去。

  面对这些极具挑战性的未来,华信人如果固步自封,官僚主义,觉得我在传统油气行业已经是专家,新能源、新技术都是忽悠,油气行业仍有很大的空间,甚至是屁股指挥脑袋,对新能源、新技术一概排斥,不重视,不愿意投入精力研究,更不愿意以战略决心和优势资源投入,就会自己打败自己,自己封杀自己的明天。

  在现实主业和未来前途的关系处理上,柯达的失败的教训非常值得警惕。大家都知道,柯达是原来胶卷业全球老大,后来随着数码相机的发展,它被淘汰了,下场悲惨。

  我们华信现在有没有类似柯达的这种心态呢?我看是有的,总觉得可燃冰也好,电池车也好,氢核聚变也好,都是遥远未来的事,于是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或者找种种借口蒙蔽自己,这是非常危险的第三个悬崖。

  所以说,华信现在貌似辉煌登顶,其实是三面悬崖;貌似在“盛夏”,其实已经在“严冬”中。虽然华信已经快要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但是国际能源大变革已经汹涌而至,整个外部态势已经发生了巨变,我们必须随环境而变,随大势而变,不能被动地变,而应该主动地变;不能缓慢地适应调整,而应该比时代变化领先一步地变,即要先于竞争对手完成第二个战略目标——“油气新生”,成为电池车时代油气行业变革的领导者;还有第三个大战略目标——成为未来新能源的有力竞争者,甚至是领导者。

  要具体解决华信收购俄油后高处不胜寒,三面悬崖的危险境地,我们需要在四个方向上下苦功夫,真功夫。

  一、坚持“善”的价值,完善“谦”的对外合作。

  过去十几年来,华信能成长到今天,有各种内外部因素,核心价值是来源于“善”的力量。华信的核心理念——“由力而起、由善而达”代表的是一种东方文化,力是什么?首先是一种吸引力,对每个集体而言,吸引力非常重要,有了吸引力,大家才能凝聚到一起。华信的文化由力起、由善达,这个善本身就是一个很高的境界。古人讲,大学之道就在于明德,在于亲民,最后止于至善。世界上最终的东西就是善,没有比这个更高的境界了。

  所谓善达,就是通过善的手段、善的方法、善的途径,达到目标、理想和愿景。善分为大善和小善。何为大善?大善是一种精神,我们提出做民族产业,为国家做事,以拓展国家利益为宗旨,这是我们的大善,也是我们共同追求的一个目标。何为小善?小善就是在做大事的同时,成就个人,就是我们讲的让万物得其所欲,就是到了华信,只要有能力,舞台提供给大家,你在这个平台里付出越多,事业做得越大,你得到的也就越多。所以我们讲两个成就,先成就你们,再成就华信,华信也是为了国家。

  如何理解至善,用佛教来讲,就是天地是无情的,人是有情的,人的情感就是最大的价值,人最大的价值就是善,人本身是为天地补缺的,为价值服务的。价值是什么?价值就是至善,是为天地补缺。因此,华信提出善达,也就是我们的价值观,华信最大的价值就是服务国家战略。这个“大善、至善”必须永远在我们内心,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与“善良”相比,我们对于“谦虚”的作风强调的不够,我们过去企业小,还是民营企业,不能不“谦虚”,自然而然与人打交道时会谦虚。现在企业到了一定高度,有了名气了,就很容易骄傲起来,甚至忘乎所以,所以我们要强调“谦虚”,希望大家为人处世,特别对外交往一定要“谦虚”。古人说:“满招损,谦受益”;毛主席说:“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连外国人都明白——“善良和谦虚是永远不令人厌恶的两种品德”。

  我们读《易经》就会知道,在64个卦中,有63个卦里的爻辞都是有吉有凶的,只有一个谦卦,所有的爻辞都是吉,没有凶。所以,按照谦卦去做不仅可以趋吉避凶,而且“可以超越吉凶。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虽然人人都知道:谦虚是一种美德,会让人获益终生。但一次谦虚并不难做到,很自然地做到谦虚不容易,一辈子谦虚难上加难。

  当然,谦虚不是没有实力、没有原则、没有自信地屈辱。谦这个卦,上位坤(大地),下为艮(山),它是一座大山躲到地底下去了,也就是说,一个人要谦虚,要有个先决条件,就是你要很有实力。谦谦君子,能够修己安人。修己安人是做人的起点。就是充实自己品德的修养,充实自己需要的才能,那你把这些充实了,要做什么?就是要使所有跟你在一起的人,都感觉到很和谐,都感觉到很安宁,而不是你一个人来,就搞得大家鸡犬不宁。

  谦卦特别提醒我们:当一个人取得成绩时,更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贪慕虚荣,才能够真正做到实至名归。即便受到很多赞誉,我还是没有改变初衷,现在我有很大的贡献,但是你还是保持谦虚,你才会吉顺。因为一般人到了这个地步,他就很不容易了,就开始浮夸起来了,然后就开始把自己吹嘘得让人家本来很欣赏你的,都开始厌恶你了。真正人家对你的赞美,是在你有这么多的贡献,又这么的辛苦,你还很谦虚,你是有谦虚的美德,使人家心悦诚服。

  曾仕强先生讲《易经》讲的很好,他把“能力”和“本事”分的清、讲的透。一个有能力的人,经常不表现则已,一表现就会很倒霉的。因为这是人性,别人就看不顺眼了,就打击你。本事是什么?本事就是我有能力,但是当我再现出来的时候,我不会受到打击,相反我会受到欢迎。所以华信人出去,就要斟酌了:该我讲我才讲,该我做我才做,该我讲到什么地步,该我做到什么地步,我才放手去做。发挥你谦虚的美德,你就无不利。

  对外言行的“谦”要和内心的“善”表里如一。我们要做到谦虚,内心就要怀着“善”,抱着“众生平等”理念,要有“上善若水”的追求,这样言行才能自然而然的,一点没有做作,而不是貌似谦虚,实则虚伪,甚至是为了欺骗而伪装。所以谦虚要从内心发出来。如果是虚伪,终究会被拆穿,拆穿以后那就更难看了。

  中国华信在中国民营企业国际化的探索中现在似乎成功了,这时候更需要谦虚。这时候就要像《易经·谦卦》所指导的那样——“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不富以其邻,就是不用你的富有来引诱你的邻居,你的左右,你就会无不利。利用侵伐,就是所当你和别人产生矛盾,不以威势来讨伐,你用你的亲和力去交往。我们一定要说妥当话,人家听起来很顺耳,不是讨他的欢心,不是拍他的马屁,而是让他听得进去,然后双方都做适当的调整,彼此共同达到预期的效果,那才是真的会沟通的人。就是要把谦德发挥在日常的沟通上面。这样子我们就可以得到,彼此之间欢愉的感觉。中国华信和外部关系就容易和谐了。

  谦虚是没有止境的。华信人如果要践行“谦”的对外交往,我们自己内部交往就要首先做到,领导要先做到。这首先要做到对未来学家、技术专家、下属年轻人意见的倾听,不要觉得自己就是专家,就是权威了,顺着自己心的就听两句,跟自己想法不一致的就排斥。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现在能源领域也是如此,新能源技术层出不穷,日新月异。我们都要有小学生的谦下心态,才能发现自身的不足,才能看到未来的战略先机。

  二、敬畏未来,善于学习,群策群力。打通华信内部专业能力的条块分割,形成一体化的战略研究格局。

  华信所有的成绩都是过去的,每一天都是要面向未来的,我们要对未来抱有敬畏之心,对这个日新月异的变革时代抱有敬畏之心。敬畏未来,才能虚心,才能有空杯心态,把自己重新当成小学生,别人说的新理念才能听得进去,才能学到新技术、新能力,才能辞旧迎新,才能拥抱未来。“学习的敌人是自己的满足,要认真学习一点东西,必须从不自满开始,对自己学而不厌。”

  过去十几年中,在传统石油天然气产业,所有的路子都是清楚的,变化都有限。在这个过程中,华信人没有形成了浓厚的学习氛围,缺乏深入系统研究的能力。现在,面对“油气新生”和“新能源”的挑战,我们正面对一个新的蓝海,旧的经验都用不上了,新技术、新能力层出不穷,我们必须塑造华信新的能力,从原来资源、资本密集型公司,向“知识技术密集型”企业升级。形成人人善于学习和思考的氛围,让善于学习成为华信新的企业文化特征,成为“学习型组织”。

  我希望华信各级公司、各部门都将研究中心建立起来,可以聘请顾问,研究新技术、新的商业成本、新的市场发展。如果公司小,也要设立专职的研究员,到外面广泛学习、交流、调研。公司主要领导要兼任研究部的领导,要定期听取研究中心的汇报。主要学习研究的方向有三个:一是“油气如何新生”;二是新能源技术与市场空间;三是金融如何服务好产业,保障产业规避宏观周期风险,而不是投机。华信每年应该召开新技术新能源研究会议,大家把研究成果拿出了,交流讨论,可以形成系统的研究能力。

  各部门和单位成立研究中心还有一个好处。现在各方面过来寻求合作、交流的很多,有很多的活动请我们参加,全部拒之门外是有风险的,但是如果全盘都去接,把我们这些老总调去天天开会,那什么事也不要干了。各研究中心设立起来,比如新能源研究中心、天然气研究中心、金融研究中心,包括财务、法务,每个口要有组织地去参与活动、去对接,更多的可以是顾问、研究员去参与一些活动。所有的活动谁去参加,应该由部门领导先审批,要建立内部的讨论机制,各口要根据活动、事情的不同有组织的安排,参加之后要向各口领导进行汇报,要形成一套工作机制。这些顾问、研究员实际不全是由总部去找的,各口自己去找,哪些活动需要参加,哪些活动需要怎样支持,哪些活动是顾问或研究员参加,哪些是主要领导参加,要有一个内部的审批流程机制。

  各部门和单位搞研究中心,不是要做做样子,要有任务出成果,要经过严谨的论证,华信集团每年都要组织成果评比,对有价值的研究要给予重奖。我们还要善于从研究员中培养未来的技术骨干,为未来的新技术新能源的发展储备人才。

  三、在电动车成为未来主流能源的趋势下,要迅速布局,以使传统油气与未来电力最大效率地对接,形成在传统油气行业的相对竞争优势,能够与其它能源保持竞争力。华信在产业主业——传统油气产业要删繁就简,凡是不利于这个“油气新生”战略的都要剥离。 

  我们现在海外原油权益总共超过8000万吨。它可以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也可能成为足以压垮华信的巨大包袱。这就要看我们“油气新生”战略能否成功。

  毫无疑问,电动车取代燃油车不仅是大势所趋,而且已经是板上钉钉,甚至是迫在眉睫了。传统石油天然气是建立在燃油车的需求上的,各种化工产品是副产品。未来燃油需求将快速萎缩,电动车成为主流能源。那么,石油天然气就要和其它能源竞争发电,只有当成本有优势的情况下,才能获得新生。

  华信的“油气新生”战略主脉是什么?油这一步已经很成功了,第二步是气,第三步就是智能电力。今后所有的能源都将转变成电力来使用,将来汽车全部都要改成电动,包括飞机、轮船,这是最大的革命。这个电是怎么来的,无非就是水电、火电、天然气发电、太阳能发电、核电,最后核聚变产生的反应堆。我们能做的无非就是天然气发电和水电,水电基本上也是国家管理,那就剩下天然气发电。如果,全国的火电要部分改成天然气发电,那就要掌控天然气资源。

  我们已经一直在关注新能源,不断地在就新能源、智能发电进行探讨,包括与俄油和基础元素集团的合作。我们和俄油的合作很重要的还在于天然气,新能源需要发展电力,包括天然气发电、水电、核电。目前华信能发挥优势的是天然气,所以在天然气方面进行了重点布局,这就是新能源。下一步华信还会加大在卡塔尔、非洲的天然气上游资源获取,这也是我们的战略方向。今后的油最后会变成什么?油作为燃料不需要了,但是作为材料产品还要用的,这个就要有远见了。化工产品一直是紧缺的,要把油作为原料进行精细化工的加工,俄油和阿布扎比在这方面就非常强,就要在国内、国外的战略要地把油气作为精细化工进行加工处理,建立这些精细化工的物流设施,和国内的进行对接。我们计划和俄油、阿布扎比,把原油制成化工品进入到中国,这一点现在已经很成熟了。要有战略分析,搞终端要搞这些事情。国外哪些合伙团队是相关领域最强的,就要去找出来布局,根据时代的转变要有这个远见。

  只要我们充分认识到“油气新生”战略对华信未来生死攸关,并且立刻行动起来,我们就能够转危为安,因为我们比那些传统油气巨企还是有优势的,我们的历史包袱比较轻,我们中国市场的石油天然气需要潜力较大,我们调动金融资源的能力较强,华信还处于青年期,行动力比较强。我对这个“油气新生”的战略成功还是有信心的。

  诚然,如果我们认识到,并论证了“油气新生”战略是必由之路,我们就应该下大决心,在华信的传统能源主业方面删繁就简,在油气方面与此无关的都应该做出调整。而将优势人力、物力、资本投入到这个战略的实施中,争取在3-5年内卓有成效,使华信在传统油气能源方面形成新的竞争优势,获得“新生”。

  四、要以不亚于此前获取传统油气资源的战略决心和实施力,打好新能源领导力的战役。要以独立平台,组织精兵强将,集中优势资源进行战略投入。 

  天然气如何发电,石油如何生产有竞争力的商品,这是“油气新生”战略的核心命题。

  电池无非就是充电的时间和续航的能力。电池的这个技术突破以后,要看到发展方向。生产电池也要原材料,上游资源是最重要的,全世界是不多的。电池的上游资源我们已经在布局了,像钴、镍、石墨烯这些都是电池最重要的东西,这些是我们要做的上游资源。我们与基础元素和嘉能可的合作也是着力新能源的布局,去获取石墨烯、钴、镍等重要的资源。新能源车已经成为趋势,意大利和以色列在电池的充电速度和续航能力上已经取得了重大的技术突破,新能源车的普及上需要这些生产电池的重要原材料。

  上端之后就是终端,终端无非就是物流和贸易。物流所产生的物流设施,比如汽车充电,充电桩,还有国家电网的最后一公里,这叫智能电力,就像互联网一样。这个智能电力里,首先电要便宜,第二是充电站,这是终端。终端是技术为核心的,我们自己的重点是上游,终端就要发挥灵活的合伙机制,进行新技术的研发和获取。这方面谁最强?我们首先要去获取信息,天使投资就要投这样的企业。

  对于可燃冰、氢核聚变这样未来能够重塑人类能源格局的新能源,我们要重点研究,积极介入,严谨论证,如果时机成熟了,我们应当借助我们的金融优势,战略投入,共同推进其大范围的实用。对于新能源的板块,我们要以不亚于此前获取传统油气资源的战略决心和实施力,打好新能源领导力的战役。要以独立平台,组织精兵强将,集中优势资源进行战略投入。至于太阳能、风能、生物能那些拾遗补缺,我们也缺乏核心竞争力的能源,不作为我们的战略重点。

  当然,华信的这个战略突围,是有先后次序的,要以“油气新生”最为迫切、最为优先;对可燃冰、氢核聚变等新能源的战略投入要在充分系统研究后,再根据华信资源调动能力,择机全力投入,但现在作为顶级战略的研究一刻也不能耽误。要建立新平台专门负责新能源,要集中注意力避免分心。

  总之,只要华信继续坚持“善”的内心,自觉自愿地践行“谦”的对外交往合作,就能内外兼修,使新的外部社会环境稳定和谐下来。同时在企业发展战略上,要走一步看三步,正在走的这一步——入股俄油,要走稳站稳收好尾;第二步——“油气新生”要全力以赴,争取3-5年结出硕果。第三步——“新能源”现在就要派出精兵强将,要开始深入研究,进行精算,如果确认它有重塑未来能源的潜力,我们就全力出击,争取成为重要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