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合肥 | 交通 | 民生 | 综合信息 | 中考 | 高考 | 职业教育 | 双好宣传 |
搜索
热搜: 合肥六中
乐人网 首页 教育 查看内容

人大附中的教育“扶贫”路

2018-3-1 17: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18| 评论: 0

摘要: 人大附中的教育“扶贫”路摘要:“在推动教育制度改革上,刘彭芝和人大附中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她种下了改变的种子。再过一些年,她当年种下的种子就会陆续开花,成批结果。”近些年,提到基础教育的现状和问题,总绕 ...

人大附中的教育“扶贫”路

摘要:“在推动教育制度改革上,刘彭芝和人大附中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她种下了改变的种子。再过一些年,她当年种下的种子就会陆续开花,成批结果。”

近些年,提到基础教育的现状和问题,总绕不过这些词,“均衡教育”、“教育公平”、“教育平权”,但究竟怎样实现这些目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曾有大陆媒体报道过,有的地区教育改革很彻底,小升初100%电脑派位,结果是重点学校的生源变得参差不齐,老师的积极性遭到打击,学校的教学水平下去了,而其他普通学校也没有因为流入了部分优质生源,教学水平就提上来,当地教育由此一落千丈,很多家长不得不跨省跨市送孩子上初高中。

可见,用削尖填谷式的平均主义来解决教育均衡的问题,也不是很对症。

那有没有相对比较好的“药方”呢?

其实,是有的,很多地方政府、名牌学校、民营教育机构甚至NGO组织,都在实践中摸索出了一些成功经验,其中,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以下简称人大附中)的努力是可以作为经典案例剖析的。

优质学校的社会责任是双重的

不仅要独善其身,还要兼济天下

在全国,中国人民大学很有名;但在北京,人大附中比人民大学有名。而刘彭芝,正是让人大附中出名的一届校长。

在北京,提起人大附中,人们就会想到刘彭芝;提起刘彭芝,就等于在说人大附中。这两个称谓,实在是一块招牌的两面。从1997年她执掌人大附中开始,人大附中从一所很平常的重点中学,成为了在北京市高考、在国内外各种高端竞赛和综合素质培养等方面,都蜚声海内外的顶尖名校,成千上万的北京家长都梦寐以求要把孩子送到人大附中就读。除此,刘彭芝还于2009年受聘国务院参事,2016年受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除了办学有一套,很多人并不知道,在教育扶贫的探索方面,刘彭芝也有一套。

说来有趣,2002年人大附中第一次走出北京到河南新密办分校,始于偶然事件。

2001年北京评出15所高中示范校,人大附中总分名列第一,报道一出来,全国各地的教育局领导纷纷带队来人大附中学习交流。

当时,河南省新密市(县级市)市长林建刚,是一位有着记者履历的理想主义者,对中西部发展思考很多,认为“让一两代人受到起码的或良好的教育是一切发展的基础,比一时的经济发展意义更为重要和深远”。他听说刘彭芝的事迹后,就跑到北京考察。看人大附中办得有声有色,就动了与他们合作的念头,想借人大附中的手,把新密的教育往上拉一拉。

林建刚来到人大附中拜访刘彭芝,邀请人大附中到新密办一所分校。那个时候,刘彭芝的理念是练好内功,人大附中在北京的事儿都忙不过来,没想过要去外地办学。

刘彭芝和她的团队一商量,校领导班子给出了回馈:不同意。

林建刚也倔:你们不同意我就在人大附中的院子里站着,一直站到你们同意。后来,他真的跑到人大附中的院子里站了两天。

到了第三天,刘彭芝坐不住了,召开校领导班子会议:“总不能让人家一直站下去吧?怎么说也是一市之长,所求之事不过是让我们帮他们那个地方办学,提升一下那里的教学质量,人家这么看得起咱们,咱们人大附中有什么了不起的,就非不帮人家、让一个市长这么求咱?”

于是,人大附中就下了决心,有困难克服困难,能帮就帮吧——2003年3月,人大附中郑州分校就开始奠基。

刘彭芝的性格是,要么不干,要干就真刀真枪。要办好学校,得先有好老师。4月,人大附中就接收了首批18名新密教师进京培训。

之后的6年里,新密市主管教育的领导、郑州分校的干部、教师以及新密市兄弟学校的干部、教师,共37批、430余人次来人大附中进修学习。人大附中也先后派出骨干教师、教研组长、外教等15批、100余人次赴郑州分校讲学、指导——注意,这个培训指导也包括新密部分中小学校长和老师。

人大附中陆续派了6位领导前往郑州分校当校长(4位常驻),新密那几年市委领导班子换得很勤,市长换了好几任,但引进人大附中办好新密基础教育这个项目却没有因为林建刚等市长的调离而终止,每任市长都很支持。人大附中派去的朱家华教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经济系副教授,退休后受聘于人大附中)任市长助理兼郑州分校校长顾问,乐进军老师任教育局副局长兼郑州分校副校长,都出席市委市政府有关基础教育工作会议,对新密市的基础教育提出具体建议。

经过6年的努力,人大附中郑州分校有了一定的规模和基础,成为当地最好的中学。刘彭芝觉得到了把它交给当地的时候了。2009年初,郑州分校更名新密中学,挂牌人大附中联谊校,后并入新密二高。新密市政府最初承诺要给人大附中办学经费,以示对人大附中在品牌、人力、物力和智力方面付出的尊重。但考虑到当地的实际情况,人大附中最终没有接受,6年来始终提供无偿帮扶。2010年至2011年间,已是国务院参事的刘彭芝利用外出开会的空隙时间,还赶到新密二高,看望师生,调研人大附中撤走后的教学情况。

有两组数字,可以看到人大附中进驻新密,对盘活当地教育资源产生的促进作用:

第一组数字是:2003年人大附中去新密之前,新密的高考成绩每年本科上线仅数百人,居郑州周边几个县的倒数第一;人大附中进去后,高考成绩开始上扬,至2017年,新密本科上线超过3000人,一本上线率将近1000人,于周边地区名列第一。

第二组数字是:2003年被派往人大附中进修的18名老师,后来都成了新密教育界的骨干力量,近10人担纲各级中学校长,从乡镇中学到市重点中学。

至今,人大附中与新密二高依然保持着联谊关系,利用网络资源共享等方式对其提供帮助。

新密办学让刘彭芝看到了中西部地区对优质教育的需求,认识到教育帮扶的重要性和优质学校的社会责任,以及北京、新密两地的地理距离造成的困境,在教育理念、地方政策等方面存在的差距。她意识到,远距离的教育帮扶难以持久,需要另觅他途。

教育帮扶是一项事业,好学校扶贫时既要带去先进的教学理念,又要输出和培养一批带头人

及至2006年,当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以下简称北航)时任党委书记杜玉波找到刘彭芝,提出让人大附中接管北航附中的时候,刘彭芝的脑子里有了相对成熟的“扶贫”新方案。

同为海淀区的大学附属中学,北航附中坐落在北航大学里面,早些年也是一所很好的学校,建校的时候有50亩地,但后来因为大运会占地等诸种原因,逐渐被减少得只剩21亩地、几百个学生,甚至连学生运动场都没有了。好老师好生源纷纷离去,北航附中质量逐年下降,最后,连带大学的一些中青年老师为了孩子升学,也开始申请调往其他大学。为此,北航教职工意见很大。

与河南新密进行远程教学。

2006年,人大附中派出一位副校长任北航附中校长。

2007年,为了加强力量,受北航大学邀请,刘彭芝兼任北航附中校长。

刘彭芝做事就一个风格,抓细节!细节决定一切,要么不帮,要帮就必须帮成、帮好。她带着人大附中领导班子多次到北航附中调研,总结出8个问题,敦促北航大学领导班子召开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专门为研究附中问题的校务会,针对办学经费、教师引进、设备更新、校园改造等问题,向北航大学的领导提出最快提升北航附中的办法:一是人大附中长期派副校长任北航附中执行校长;二是把北航附中纳入人大附中教学体系——北航附中的老师每周到人大附中跟各学科老师一起备课;人大附中的老师也要送课到北航附中;人大附中在北航附中自初一起办两个“人大附中”班,给北航附中的师生示范怎样“教”与“学”;三是引进人才,对附中招聘来的骨干教师,大学必须给予足够重视和支持,解决编制等问题;四是不合理的建筑必须拆走,给学生空出运动操场;五是北航的教育资源和科研资源要向附中开放;六是附中不应办成子弟学校,要开门办学,让非北航子弟也能入学。

刘彭芝担任北航附中校长后,还发现北航附中多年来一直是大学办中学,归大学后勤处管理,经费来自大学科研经费——这是附中办学经费严重不足的根源。经过刘彭芝和北航校领导的多方协调和努力,最后妥善解决了由国家财政拨款办学的根本问题。

有了这些整改措施,人大附中派过去的几任执行校长得以大展拳脚,北航附中眼见着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以前北航附中连北航的二代子弟都留不住;人大附中进去后,不仅二代子弟往回涌,三代子弟也往里挤,一时间学位紧俏,不得不想办法扩大办学空间。

从2006年至2014年,人大附中先后给北航附中派了五任校长,包括在人大附中主管教学和高三工作的副校长。

如今的北航附中已更名为北航实验学校,涵盖小学、初中、高中,从海淀区中学排名靠后的学校,成为海淀区示范校、北京市优质高中校、北京市科技教育示范校,在航天科技教育上办出了特色,连续两年获得北京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市长奖(市长奖每年就5个),并与大学共同开启了通用航空后备人才培养的探索之路。为了提升海淀区的基础教育,北航实验学校于2017年4月接管了中关村中学分校,很快还将接管一所小学。

本地的优质师资要惠及当地乡村,才能务实地解决教育资源均衡的问题

2005年3月,北京市教委推出100所名校各自帮扶一所郊区学校的活动,分配名单下来,北京市延庆县(2015年11月撤县设区)永宁中学成为人大附中的“手拉手”对口帮扶校。

延庆距北京城区近百公里,永宁中学是延庆县唯一的一所有高中的山区学校,该校教学薄弱到什么程度?在它的近十几年,基本上培养不出大学本科生。

面对基础条件这么差的现状,刘彭芝没有推诿。这个时候,刘彭芝对帮扶已经有了点经验,反而想利用这个时机,看看优质资源到底能起多大作用——虽然从高一抓晚了点,但也要试试。

2007年秋,人大附中派出11名骨干教师去延庆支教。教师们去了以后,不仅带去了刘彭芝教育要有大爱的情怀和理念,也带去了新的教学模式——人大附中老师不仅对永宁老师开放课堂,还对延庆的几所中小学的老师开放课堂。第一年,从高一四个班里分出两个班,全部由人大附中的支教老师授课、任班主任;第二年从高一又分出两个班,这11名老师两个年级跨着教,还是忙不过来,刘彭芝就又给加派两名老师。但到了第三年,人大附中派不出来老师了,一方面,人大附中的老师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能聘太多代课教师,另一方面,高三了,正是紧要关头,不能对永宁撒手不管。虽然市教委当初并没有就怎么帮扶提出硬指标,怕给学校压力大,但永宁师生和家长可都盼着结果呢。没有办法,只好把永宁两个高三班接到人大附中本校就读一年。2010年高考,永宁中学这两个班80名学生里,56名考上了大学本科,震动整个延庆。

这次实践,证明了刘彭芝的一个判断:即使初中学习基础不太好的农村学生,只要能有好老师教,经过高中三年自己的努力学习,也是可以考上大学本科的。

当时北京市有一个政策,凡是通过名校“手拉手”取得显著成绩的学校,可由北京市发改委拨款,旧貌换新颜。在刘彭芝的推动下,永宁中学凭此得到了发改委7000多万经费,办学条件从此步入现代化。趁热打铁,刘彭芝结合新密办学的经验教训,向延庆县教育局建议,把永宁中学的高中部划归延庆县教学质量比较高的一、二、三、四中,集中全校优质师资打造好初中;同时,人大附中与延庆一中等校“手拉手”,对其开放人大附中的网络资源,从而解决永宁中学的高中生源得不到优质师资教育的问题。

延庆县教育局经研究接受建议,经过几年的建设,永宁中学现在已是北京小有名气的农村学校,各个方面都是延庆地区农村中学的“领头羊”。

要把人大附中成功的办学经验加以复制和推广

让更多的学校变成优质学校

有领导说,人大附中办学,办一所成功一所。

地处北京市中心地带的翠微中学、卫国中学也是两所薄弱校。由于教学质量一直上不去,骨干教师和学生逐年流失。2013年,翠微中学初三学生流失率53.9%,卫国中学初二学生流失率达到51.7%,两所学校骨干教师加起来不到20名。两所学校所在的羊坊店学区,有翠微小学、七一小学等5所在海淀区排名前列的小学,可是那里的孩子们小学毕业后都飞走了,几乎没有人愿意选择翠微和卫国这两所近在家门口的中学。就连本校教师也纷纷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别的学校。附近居民吓唬孩子的时候常说:“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只能来这儿了”。

2014年初,北京市有关领导和海淀区教委想委托人大附中承办翠微中学和卫国中学。刘彭芝说:“当时,人大附中已经向帮扶的学校先后输出了几十位校长和骨干教师,很难再往外派团队了。可是那两个学校的情况又确实让人揪心,如果我们不伸手帮一把,那两个学校就有可能办不下去了。”

正当刘彭芝左右为难的时候,时任人大附中联合总校和人大附中党委书记兼副校长的刘小惠来找她说:“校长,我想去试试。”并给她出了一个点子:去翠微、卫国的教师可采取轮流支教的方式。

刘小惠带去的这支支教队伍实力了得:有主抓初三、高三的年级组长,有语文、数学、英语、历史、生物等部分学科的教研组长和备课组长,他们中多数人是北京市或海淀区的学科带头人。

刘小惠他们进去后,延续人大附中的风格——先抓教师业务水平。每个年级都由教研组长领着统一备课,也去人大附中参加集体备课;每个老师都要做课件,听课,试讲,业务考核。以前翠微中学老师都是坐班制,每天下午到了4:30,整个校园都已经空空荡荡的了,师生全走了。没有老师有加班热情,也很少有学生有学习热情。人大附中去了以后取消坐班制,老师只要完成任务就行了,但是,却经常灯火通明。

经过4年努力,2017年,翠微中学交出了这样一份答卷:培养出了海淀区中考状元,中考录取分数也由2013年的458分,提升到519分;高考只谈一本录取率,文科从2014年的14.3%,提高到39.1%;理科从2014年的5.4%提高到36.2%。

有的帮扶是扶起来以后送一程,有的帮扶是帮着帮着就成了自己的一部分,还有的是其他区县教委主动来结盟人大附中的,这样的学校多了后,2013年,人大附中联合总校就成立了,现在共有22所学校——这也符合北京市教委名校集团化办学的号召。

按照刘彭芝的“扶贫方法”,凡是挂人大附中牌子的,必须有人大附中的人在。那么,疑问出来了——人大附中将这么多教学骨干和管理干部都输送出去了,对人大附中的教学和管理不会有影响吗?

刘彭芝说,这的确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客观地说,怎么可能不受影响呢?但通过努力,我们实际上也没有下滑,因为我更相信人大附中自身的“造血”功能。优质校帮扶薄弱校,如果只是单向输出,很快就会被“掏空”。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两手抓,一手抓薄弱校帮扶,一手抓本校干部、教师的培养。这就是输血和造血并举。人大附中每年都会进一批优秀硕士生、博士生,学校通过老带新、岗位历练等方式让年轻教师迅速成长,他们很快就成为学校的管理骨干和学科骨干。

2014年,人大附中先后获得两个奖:全国教育教学改革一等奖、国务院扶贫办颁发的“全国先进扶贫集体”——这后一个奖,是中学界唯一获此殊荣的学校。

一个优秀的校长可以带好一所学校,一所非常突出的好学校又可以带起一片优质学校

囿于人大附中毕竟只是一所学校,精力和能力有限,即使拆了也办不了几所学校。因此,2009年,当上海教育局找到刘彭芝,商讨建立刘彭芝校长培训基地时,她一口应允。“校长是学校的精气魂,要想学校好,先得有个好校长”,“授人以鱼不若授人以渔。”

为了造就基础教育领军团队,2009年4月,上海市教委在人大附中建立了“上海市普教系统名校长名师培养工程刘彭芝卓越校长培养基地”,北京市旋即也在人大附中建立“北京市普教系统先锋校长培训基地”,两个基地同年同月揭牌,来自17个省市和地区的校长纷纷前来,于是,“中国基础教育卓越校长卓越教师培养基地”(简称双卓基地)应运而生。

双卓基地的学员都是依托各省市名校长基地选拔出来的优秀校长,刘彭芝和人大附中团队以人大附中为样本,通过“必修、选修和科研课题”等板块教学体系对培训负责。

——江南地区历史上就是中华文化的先进地区,无论教学经验还是考试成绩,历朝历代都是响当当的,传承渊源,大上海怎么会到北京来拜师学艺呢?

2015年12月15日,在深圳的创新人才交流大会上,与会的校长基地成员上海甘泉外国语中学校长刘国华对记者说:“实话实讲,刚开始我们也对刘彭芝不服气不理解,我们上海也是硬气的。但跟着听课、到人大附中实地研讨一年多下来,不服不行,人家是干出来的教育家,不是说出来的。”“我们上海第一批学员有22人,其中20人已被评为特级校长或特级教师”。

北京市第十二中学校长李有毅是基地学员,在接受采访时也证实:“几年来,跟刘校长学到了很多东西,她的奇思妙想既符合教育规律和本质,又具有独到见解,尤其可操作性强”。

——那么,都怎么产生影响的呢?

一位参加国培计划已两年多的四川校长说:“主要是打开了我们的眼界,让我们有机会接触到世界一流的教育,了解一流学校到底是什么样的以及他们是怎么实现的。比如刘校长请来美国教授给我们上课,里面就有很多教育理念和具体办法,让我眼界大开,这对我们回去办学就非常有帮助”。

据刘彭芝介绍,这些校长都是有任务的,学完回去后,他们要带动那一个地区的校长进行学习。

2015年,人大附中通过竞标,取得了校长国培计划培训资质,成为全国八个培养基地中唯一的中学基地。

名校长领航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高层次的校长培训项目,前期从全国遴选出64名中小学校长,最终,通过各基地与校长学员的双向选择,有8名校长成为了人大附中基地学员,刘彭芝任基地主持人。通过为期3年的培养,人大附中将助推这8名校长成长为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教育家型校长。

——这么多项工作加身,刘彭芝个人总该得到一点可观的回报吧?会是多少呢?好奇。

“一分钱也没有,任何待遇都没有接受过”,刘彭芝说,“我就是热爱教育事业,喜欢孩子,喜欢通过我们的努力,改变更多孩子、更多家庭的命运。我也闲不住,想干点儿事。你问我图什么?我就图这辈子能把这点教育理想实现了,对我来说,成就是最大最好的奖赏。”

基于人大附中培养基地身处办学一线,自身的办学思想、学校的办学实践成果以及生成性资源等,他们以托起未来的教育家为培养目标,确立了“学校发展与校长自身发展有机结合、培养工作与基地校工作有机结合、培养工作与学员校特色发展相结合、自身发展与示范引领有机结合”的四结合培养理念。

2018年1月22日,“教育部校长国培计划校长领航工程中小学校长领航班人大附中培养基地学员成果汇报会”上,学员们认为,通过领航基地近三年的培养,不但促进了他们从优秀校长向教育家型校长的发展,校长工作室还培养了一大批优秀校长。

利用信息技术构建网络平台

让更多的孩子走进名校课堂,共享优质教育

人大附中的授人以渔还包括远程教育。

1998年,人大附中就建成了第一代校园网,与加拿大渥太华理德高中进行了第一次远程教学;1999年,陆续跟美国堪顿中学进行了为期一年的网络生物教学;从2000年起,人大附中又开始与北京远郊区县十余所中学、长沙、韶山、河南、宁夏等地建立网络授课,分享人大附中的课堂教学给教育资源贫困地区。

2005年,人大附中发起成立“国家基础教育资源共建共享联盟”,刘彭芝任主席,联合全国几十所优质中学,汇聚优质教育资源,从2006年6月2日开始正式启动,向社会开放,受到各地尤其是边远山区教育落后地区的欢迎。至2018年1月,已辐射全国31个省区市,有4756所加盟学校,注册教师和学生近92万,建成了6万多课时的教学资源,成为覆盖全国的公益信息网络平台。

2013年9月,人大附中先后有刘蓓、李颖、李晨光三位老师,接受了刘彭芝派给的艰巨任务:做一年的网络直播课程,就是他们在人大附中的课,将同步出现在北京延庆、内蒙古、河北、广西、重庆、云南等地区13所中学教室——每天上一节公开课。这对老师无疑是巨大的压力和挑战,但是,这样做的好处是,能让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享受到与北京人大附中的学生同样的师资。为了教育均衡,人大附中的老师也是拼了。刘蓓说,整整一个学期,她没有睡过一晚好觉,因为每天早上八点她的数学课都要现场直播。

但进行一段时间以后,由于各地区孩子的基础不尽相同,直播有时不容易被贫困地区的孩子即刻理解。于是,很多学校改为录播,他们的老师先看一遍,然后放给学生看,遇到学生不懂的地方,按暂停,老师再在黑板上做讲解。

双师教学是互联网时代的一种“支教创新”,这种“公开课全程全覆盖”模式的推广,大大加速了我国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改善进程,是对地方学校教学质量的提高、老师业务水平的提升以及学生素质的培养都有利的多赢举措。试点学校的老师们说:“双师教学全程、全覆盖的教学指导,是最有效、最实用的教师培训”,“因为每堂课都是在线直播,跟着第一课堂的老师一起学习,向他们请教,研究他们的课堂,是促进教师成长的最快捷有效的方式。”

有两个事例、一组数字可以证明成绩的显著:经过一年的学习,广西阳朔朝板山中学,年级平均分是56.6分,双师教学试点班的平均分却高达92.7分;内蒙古和林二中,年级平均分是39.5分,双师教学试点班则为59.7分。

现在,全国很多优质学校都采取双师教学这种模式,比如重庆彭水自治县,录制了本地优质小学音乐课和美术课,在地区近10所小校开展双师教学试点;广西壮族自治区在教育行政部门牵头下,在全省174所中学推进双师教学模式。成都七中、新疆的华山中学等,也利用网络平台向落后地区和教育洼地开放自己的教育资源,为教育均衡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推动教育制度改革上,刘彭芝和人大附中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她种下了改变的种子。再过一些年,她当年种下的种子就会陆续开花,成批结果。”人大附中2003届的一个校友这样评说自己的母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回顶部